首页>本刊特稿

“网红”第一书记的两个战场

2020-06-15 12:33:00 【关闭】 【打印】
  34岁的张飞,是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美兴镇甘家沟村扶贫第一书记。2019年7月,他拍摄的家人“云端”吃饭的短视频获得了上千万的点击量,这让他意外成为“网红”。 

 

  “拍的就是一家人在屋外吃饭,近景是冒着热气的饭菜,远处是云雾缭绕的苍山梯田,可能是这种神仙般飘渺的生活场景吸引了大家的关注。”张飞说,正是这条仅仅只有10秒钟的短视频,让他看到了甘家沟村乡村振兴的希望和互联网蕴藏的无限可能。 

 

  从2016年11月他发出第一条短视频后,发短视频、开直播成为当地群众增加收入的一条有效途径。“2018年底,帮助乡亲们卖出了30多万元的香肠和腊肉;2019年夏天,又帮他们卖出了30多万元的松茸。”张飞说,互联网经济让山里的群众有了更多赚钱的机会,同时也打开了他们封闭已久的思维和心扉,“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由内而外、从思想到行动的改变”。 

 

  2018年年底,在各级政府的帮扶和驻村工作队的努力下,他所在的甘家沟村26户贫困户109人顺利脱贫。如今,巩固脱贫成果、谋划乡村振兴已成为他每日奔波的重要内容。 

 

  “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考察时说,脱贫摘帽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张飞说,最近他正在与甘家沟村谋划“山上旅游,山下产业,文旅结合,产业联动”的发展规划,“就是要在现有的条件下,让经济发展变得可持续,让人动起来,让产业和旅游活起来。” 

 

能够在“云上餐厅”美美地吃上一顿,成为很多网友的梦想

  初到甘家沟

 

  张飞是安徽人,在四川当兵退伍后,于2010年进入小金县文旅局工作,2016年7月被派驻到甘家沟村任扶贫第一书记。 

 

  甘家沟村地处大山深处,平均海拔在3300米,先天的自然条件加之交通不畅,使人们生活极度贫困。“村民普遍受教育程度低,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基本上小学都没有毕业,封闭加上落后,导致他们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较差。”张飞说,因为文化水平受限,很多年轻人去不了大城市打工赚钱,只能在小金县城附近打打临时工,收入普遍不高。“上点年纪的人就在家里种点地,靠养点猪牛维持生计。” 

 

  张飞在深入村子进行走访调查后发现,村里当时唯一的致富途径是售卖土鸡、腊肉等农副产品,但因为交通和物流的限制,村民们的土特产根本就走不出眼前的这一座座大山。“一是绿色无公害农副产品的品质很难被认可。二是即便把这些产品寄到消费者手中,高昂的运输成本又让利润大打折扣。” 

 

  甘家沟村距离小金县县城有10公里的山路。2016年,县城的电商刚刚起步,而县城距中转城市成都有500公里,每隔两天才会有一次快递往来。“5斤自制农家腊肉可以卖到300元,邮寄到成都光快递费就要100元,高额的运费让商品本身失去了应有的吸引力。”遇到的困难,让张飞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和迷茫。 

 

  当他正在为村里卖不出去的农产品发愁时,弟弟的一个建议让他开启了新的路径。当年的11月,张飞开启了他从未有过的“直播+带货”生活。 

 

  “我的目的就是给大家销售农产品,主要内容是山里的风景、群众的生活和我的扶贫工作。”让张飞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试,改变了全村人的生活。 

 

  被直播“点亮”的生活

 

  “看到贫困群众的真实生活,有些人就通过打赏的方式捐款捐物,伸出援手扶危助困,我突然感觉到直播或许是一个可以带来改变的渠道。”张飞说,在和镇村两级商议后,2017年,他决定带领村里的群众养殖生态鸡,通过网上直播销售增加收入。 

 

  很快,鸡舍建起来了,小鸡长大了,张飞却蔫了。“2017年遭遇全国鸡瘟,尽管我们的鸡都经过了严格的检疫,但是没有人听我们解释,2000多只生态鸡滞销,群众对我直播销售模式产生严重质疑。”张飞说,那些日子是最难熬的,“心急如焚,火烧火燎的”。 

 

  危机却常常伴着机遇,情况很快发生转变。一天,张飞在下山的途中将随手拍到的三娃放牛的视频发布到了网络,“没想到这条小视频居然上了当天的热搜”。凭借这条视频,张飞的粉丝从几百一下子涨到两万多。通过及时直播,凭借两万多粉丝的购买能力,滞销土鸡一下子被卖空。这次粉丝们的慷慨出手,让张飞信心倍增。 

 

  2018年,小金县借助脱贫攻坚政策,引入大型物流企业,便捷的物流让贫困群众的农产品走向全国更大的市场。“物流速度的提升,让甘家沟村群众的腊肉在一个月内被卖光。”张飞说。 

 

  为安心做好扶贫工作,2018年底,张飞把在小金县城做烧烤生意的妻子接到了甘家沟村对面的麻足寨,从此夫妻俩便把小家安在了大山里。“因为两个女儿要上学,我母亲带着他们两个租住在县城的房子里,周末会来山上和我们团聚。”张飞说,多年在外漂泊,一家人聚在麻足寨,让他从内心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 

 

  在吃饭小视频走红后,每天,一家人在“云端”吃饭视频的点击量都达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张飞直播带货的能力超出了大家的预期。在张飞的带动下,邻居现在也玩起了直播,周末他家还能用农家饭来接待上山来玩的游客。 

 

  而视频里的三娃也因此受益。三娃和妈妈、姐姐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是甘家沟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全家靠三娃放几头牛维持基本生活。张飞说,三娃在短视频里意外走红,很多陌生的网友从此开始无微不至地关心他。 

 

  得知三娃喜欢听歌,最大的愿望是想要一个MP3时,热心网友给他买了一个智能手机。“因为常年封闭的生活,三娃不爱说话,不愿意与人交流,在网友们的建议下,我带他去县城品尝美食,带他到成都去看大城市,并教他如何购物,如何用手机支付,让他多角度地去感受生活的美好。”张飞告诉记者,现在的三娃爱说话了,开朗了活泼了,并且还学会了用手机拍视频,学会了和网友互动。 

 

  春天的虫草、野生羊肚菌,夏天的松茸、车厘子,秋天的苹果、梨,冬天的香肠和腊肉……村民的农产品在张飞的视频直播中被卖到了全国,百姓的生活也因此改变。这在张飞看来,作为第一书记,他目前只是帮群众解决了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未来乡村振兴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网红”打卡地撬动乡村振兴

 

  “目前已经有50多人预定了五一期间的‘忘忧云庭’,很多网友都想来亲身感受一下在‘云端餐厅’吃饭的乐趣。”张飞告诉记者,“忘忧云庭”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打卡地。 

 

  越来越多的网友从看不见的网络一端走进张飞和群众的真实生活,但问题也随之而来。“2008年地震,居住在山上的群众基本上都搬到了山下,目前山上只有包括我们在内3家,其中还有一家常年在外打工,能接待游客的只有我们两家。”张飞说,游客越来越多,如何更好地解决吃饭和住宿的问题,已经正式摆上他和当地政府的议事日程。 

 

  张飞表示,有游客来到麻足寨,是互联网发挥了作用,目前他们只能解决基本的接待,如果想获得更好的休闲旅游体验,需要更多的资金注入进行设施改造。“很多网友建议将山上闲置和废弃的房子重新装修和修建,打造成星空房,建成高山度假山庄,在山下建造一家葡萄酒酒庄,山上发展旅游,山下产业带动,山上和山下的有效联动。这是我们未来在乡村振兴中要实现的梦想。”张飞说,到今年年底,他将要卸下“第一书记”的担子,但他从未想过离开这里,“在这里让我有了家的归属感,工作起来更踏实,我还要为这里的乡村振兴尽职出力。” 

 

  张飞说,这几年通过发短视频、做直播,用电商带领群众增收,让他对互联网经济更加深信不疑。互联网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村里贫困群众的生活,同时也让身边群众的眼界和思维变得更加开阔,“这是我这几年做扶贫工作最值得欣慰的事情”。 

 

  经过3年多的坚持不懈,目前张飞短视频平台的粉丝数高达80多万。“习近平总书记前些天在陕西考察时表示,电商‘直播+带货’作为新兴业态,既可以推销农副产品、帮助群众脱贫致富,又可以推动乡村振兴,是大有可为的。这句话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张飞说。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