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刊特稿

服务业开放迎利好:首张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出台

2021-09-03 11:22:00 【关闭】 【打印】
  2021年8月26日,《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下称《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正式实施。作为中国首张跨境服务贸易领域负面清单,它的实施表明面对持续演变的全球疫情以及严峻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中国将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并致力于不断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水平。 
 
根据商务部统计的数据,中国的跨境服务贸易进出口额达到了 6617 亿美元
  制度型开放的重大举措
  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三届进博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作出的宣示,也是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重要内容,同时也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的明确要求。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的出台,是继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后,中国开放领域的又一重大制度型开放举措。 
  根据清单内容,共列出针对境外服务提供者的11个门类70项特别管理措施。凡是在清单之外的领域,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内,对境内外服务提供者在跨境服务贸易方面一视同仁、平等准入。 
  王受文介绍,《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是国家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公布的首张负面清单,和过去在某一些具体行业、比较零碎地作出一些服务业的开放安排不同,它实现了对服务贸易管理模式的重大突破,有助于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提升中国整体开放水平,将会很好地服务于构建新发展格局。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耿楠表示,负面清单模式是国际高标准自贸协定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作出开放安排的一个主要模式。按照世贸组织《服务贸易总协定》的有关定义,服务贸易包括跨境交付、境外消费、商业存在、自然人移动等四种模式。其中,商业存在模式属于投资,由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管理。本次出台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则涵盖了其余3种模式的管理。 
  “负面清单的实施,可以说是对现有服务贸易管理模式的一项重要改革,也是中国政府推进“放管服”改革的一项具体实践。”耿楠说。 
  此前,无论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相关的减让表,还是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自贸协定,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采取的都是正面清单方式作出承诺。 
  而在负面清单的开放程度上,王受文表示,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不仅超过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也高于目前中国已生效的主要自贸协定相应领域的开放水平,并且开放是主动而为。 
  据王受文介绍,在世贸组织关于服务业的160个分部门里,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有120多个分部门超过中国“入世”时的承诺水平,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相比,清单在110多个服务分部门开放水平更高。 
  “负面清单的出台对于推动海南自由贸易港高质量发展,对于中国在更大范围内扩大开放进行压力测试,以及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都有重要意义。”王受文说。 
 
在西班牙瓜达拉哈拉市的菜鸟海外仓,工作人员正在分拣商品

  政策叠加释放更大红利
  根据商务部统计的数据,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中国的跨境服务贸易进出口额达到了6617亿美元,尽管名列全球第二,但仍有较大发展空间和潜力。而近十年来,全球跨境服务贸易年均增速是货物贸易平均年增速的两倍。随着技术进步,服务贸易特别是跨境服务贸易的发展潜力将得到进一步激发,未来的跨境服务贸易将成为全球贸易的关键驱动因素。 
  在此背景下,此番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的出台,相关行业和企业最为关心将获得哪些利好。 
  据海南省商务厅厅长陈希介绍,清单在专业服务、交通运输、金融、教育等领域提出针对性开放举措,并在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等海南特色产业作出较高水平开放安排。 
  以报关为例,原来只有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法人方可从事报关业务,如今根据清单,境外报关企业不需要在海南注册法人实体,就可直接开展报关业务。 
  “这既提高了境外报关企业进入海南的自由度,也能有效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同时,也有利于海南本地外贸企业更便捷利用境外优质服务,提升自身国际竞争力。”陈希说。 
  在人才政策方面,负面清单实行了更加开放的政策。比如取消境外个人参加注册计量师、勘察设计注册工程师、注册消防工程师等10多项职业资格考试方面的限制。这为优秀境外人才参与海南自贸港建设提供了便利,以前境外自然人不能在国内从事的行业,如今在海南自贸港可以从业了。 
  在提升运输自由便利化方面,负面清单取消了境外船舶检验机构没有在中国设立验船公司,不得派员或者雇员在中国境内开展船舶检验活动的限制。 
  “这提升了运输往来的自由便利水平,有利于海南自贸港船舶运输企业获得更多更好的国际服务,同时也可以降低经营成本,为国际航运业企业的集聚发展提供新的便利条件。”陈希说。 
  此外,负面清单在扩大专业服务业对外开放以及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方面,也有一些具体举措。 
  陈希表示,自2020年6月份《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发布以来,已经有140多项政策陆续出台。负面清单将与其他已经出台的自贸港政策一起,形成叠加效应,推动海南自贸港形成服务贸易发展的新优势,对行业和企业的发展都将产生积极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企业会在海南寻找到更多的商业机会,海南也会有更多的机会向境内外提供相关服务。”陈希说,“随着清单的深入实施,海南自由贸易港的消费就业环境等会大幅度改善,跨境服务贸易也将会迎来大的发展机遇。” 
  在耿楠看来,服务贸易的自由化、便利化是国际高水平自由贸易港的基本特征。“海南自由贸易港实施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有利于提高国家总体服务业的对外开放水平,而且通过引进境外的高水平服务提供者来参与国内的竞争,可以提升国内的大循环效率。另外一方面,可以利用强大的国内市场,联通集聚全球的高端人才、先进技术、数据等一些优质生产要素资源,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相互促进,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耿楠说。 
  更大范围开放值得期待
  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前7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6721.9亿元,同比增长25.5%。其中服务业成吸收外资热点领域,实际使用外资5355.7亿元,同比增长29.2%,占全国实际使用外资的79.7%。 
  业内专家认为,在全球范围内,由于中国较好地控制住了新冠肺炎疫情,外资对中国的信心进一步增强。中国之所以持续成为国际投资热土,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 
  因此,如何将海南自贸港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向更大范围推广,值得关注。 
  “这需要把握好节奏和进度,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稳扎稳打、分步推进。”商务部自贸区港司司长唐文弘说。 
  此前,中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就是首先于2013年在上海自贸区率先试点,之后逐步扩大到广东、天津、福建自贸试验区,待模式运行较成熟之后,于2017年出台首张全国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 
  “下一步,我们将积极发挥海南自由贸易港先行先试作用,及时总结评估清单运行情况基础上,研究制定自贸试验区跨境服贸负面清单,通过更大范围试点推动更高水平制度型开放,为在全国实施跨境服贸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探好路、打好基础。”唐文弘说。 
  实际上,加快推进制度型开放已经成为中国扩大开放的重要方向。“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健全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进一步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落实准入后国民待遇,促进内外资企业公平竞争。建立健全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健全技术贸易促进体系等。 
  近期,商务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已共同启动了2021年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修订工作,将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推动服务业等领域扩大开放。 
  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2017年以来,中国连续4年修订全国和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特别管理措施条目数分别由93项、122项减至33项和30项。在金融、汽车等行业领域推出了一系列重大开放举措,不断放宽外资准入限制,推动对外开放,有力提振外商投资信心。目前,商务部正会同有关部门对征集到的意见建议进行认真研究,抓紧推进相关工作。 
  “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不断缩减,说明中国致力于持续完善外商投资环境,有利于稳定外商投资预期,给予外商投资信心。”耿楠表示,缩减负面清单,不断放宽外资准入限制,也意味着中国通过实际行动践行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快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已经成为中国自身发展需要的必然选择。同时,中国也将积极打开广阔的市场,与世界各国共享发展的红利,促进世界经济持续复苏。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