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刊特稿

天才的坠落是道自选题

2021-11-08 17:35:00 【关闭】 【打印】

  10月21日,第十八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华裔钢琴家刘晓禹获得冠军,第十四届肖邦大赛第四名获得者,钢琴家陈萨担任评委;而在当天晚些时间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通报称,查获嫖娼违法人员“李某迪”。令人唏嘘的是,这位“李某迪”正是2000年第十四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冠军获得者李云迪。 

  在音乐界,钢琴家的地位不言而喻,少年成名的李云迪更是曾经春风得意,因为肖邦大赛第一位中国冠军、填补大赛空白15年的冠军之位占据头条,如今却以这样的新闻再上头条,怎么叫人不震惊呢?但震惊之余大家又不觉得意外,这位昔日冠军走到今天绝非偶然,甚至可以说他这段人生的上升与坠落都是可以选择的,而他在此时选择了坠落。 

  钢琴学习是个苦差事,成名成家前需要努力,成名后更要坚持不懈地练习才能保持水准。而钢琴家李云迪正是以牺牲童年的代价换得后来的少年成名,前段时间参加综艺《披荆斩棘的哥哥》时,他就对一款复古游戏机格外感兴趣,因为他的童年是没有游戏机的。当然,这不是李云迪一个人的童年,而是所有想要在钢琴方面有所成就的人都必须要走的路。而在成名后,常常被拿来和李云迪相比的郎朗直到现在每天仍然要练习12小时的琴。尤其是当郎朗作为国际知名钢琴家开始自己新一轮的国际巡演时,李云迪却身陷囹圄,更让人无比唏嘘。 

  这条路这么苦是不是可以选择走别的路?李云迪显然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这次出事后,被媒体梳理出他在钢琴表演方面一次次的滑铁卢:2013年,北京工人体育馆演奏《野蜂飞舞》时失误;2015年,作为肖邦国际钢琴大赛的评委,为了给明星朋友当伴郎中途请假;同年在韩国与悉尼交响乐团合作时再次出现严重演奏失误,只得中断演出……凡此种种都指向他的练习不足。 

  但毕竟有着“肖赛冠军”的光环,转身也可以走另一条路。他携肖邦大赛第一位中国冠军、青年钢琴家之名降临娱乐圈,依然可以成为娱乐圈里弹钢琴最好的明星。无需日日练习,只要说几句语焉不详的话,制造一些暧昧不清的猜想,就能妥妥上头条;甚至无需弹琴,也能有高额的出场费、代言费。于是我们看到钢琴家李云迪频频现身各种综艺,《乐队的夏天》有他,《脱口秀大会》有他,《创造营2020》有他,一转身又成了“披荆斩棘的哥哥”。他在娱乐圈如此受欢迎,自然是因为有娱乐影响力又有“肖赛冠军”光环的人是稀缺资源。人性的脆弱毋庸置疑,面对这样唾手可得的名与利,对比那需要苦练才能维持的艺术水准,想到“投降”并不奇怪。 

  有人觉得不应该把李云迪的私德和艺术挂钩,但其实这两者很难完全割裂开来。当年不想再吃苦练习指法时,就是选择了舒服,降低对自己的要求。舒服总是令人向往的,可当一个人为了舒服对自己要求越来越低,事业、道德底线也会一点一点地降低,因为那样会越来越舒服。但所有“舒服”背后都是有代价的,天上不会掉馅饼,自然也不会掉舒服。 

  很多人唏嘘今日的李云迪,其实大可不必。作为一个成年人,他早就应该知道要对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他如此行事,说明对这一点认识得还不够真切。只可惜有时候学习一点人生经验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由李云迪又想到千千万万的琴童,他们中间一定会有未来的李云迪、郎朗、陈萨、刘晓禹……他们今日以超出同龄人很多倍的辛苦取得艺术上的成绩,但却丧失了许多正常人能拥有的快乐,在成年以后会如何去弥补呢?也许我们的琴童父母们,应该从李云迪身上想到更多,在艺术方面精进的同时,也别忘了照顾孩子心理的健康成长。所有今天忽略的东西,没准未来都得以更惨烈的方式弥补回来。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