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事

选举民主的香港新实验

2021-09-20 16:25:00 【关闭】 【打印】

  2021年香港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一般选举顺利完成。这是“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下的新选制的首场秀,是选举制度与社会人心的首次具体沟通与互动。这是香港民主的新实验,是“爱国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的“一国两制”治理大原则的具体制度性展开。选举过程和平、理性、有序且富有质量。选举产生的新一届选举委员会肩负新选制赋予的全面、完整的选举宪制功能及与之相关的监督职能,是香港民主政治秩序的基础性要素。 

  这次选委会选举呈现出立法者的建构理性与参选者的行动理性的有机结合。新选制反映出立法者对香港原有选举制度风险和漏洞的深刻检讨与制度修补。新选制凸显了“爱国者治港”的根本原则,将之贯穿到选举过程的始终。既往的香港选制,在一种宽泛的“民主”想象和习惯中,一步步将“爱国者治港”肆意虚置,将激进主义和本土主义无限抬高,并引入外部干预的非法因素,导致香港选举民主严重偏离“一国两制”宪制秩序和制度安全,导致反中乱港势力在2019年底的区议会选举中彻底暴露其颠覆性本质。丧失国家宪制前提和民主共识基础的任何选举,只能不断加深社会撕裂及误导青年进入运动暴力化的陷阱,新选举法的改革精准识别和排除反中乱港势力,为爱国者治港营造坚定有序的制度环境。中央的垂直理性立法,是此次选举达成预期法律目标的关键所在。 

  与此相应,参选者的纲领和言行基本能够对标“爱国者治港”和新选制的原则性要求,与本土激进势力和外部干预势力划清界限,致力于从正面的政策和治理层面展开论述与竞争。这是一种相向而行的优良民主文化。 

  资格审查关无疑是此次选举最大的亮点之一,也是新选制的制度创新关键所在。以往的选举,资格审查更多流于形式,对参选人是否符合拥护基本法及效忠特区的判断缺乏权威和具体的法律规范指引,而选举呈请的司法滥用也变相导致选举主任审查权的虚化。缺乏实质把关功能的资格审查,风险丛生,漏洞百出,大量反中乱港分子渗透进入特区权力架构,从体制内部进行颠覆性揽炒和破坏活动,对“一国两制”制度安全和香港繁荣稳定造成严重威胁。如何堵住资格审查关的严重漏洞呢?立法者在新选制中引入了新设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覆盖所有的参选范畴,包括选委会、立法会和特首,任何候选人都必须经过同样的“爱国者”法律标准的资格审查,才有机会进入下一步的选举竞争。更进一步,资格审查过程引入了香港国安委的审查环节,并对基于香港国安委审查意见书的取消资格决定排除司法审查,这就进一步合理制衡了司法权对选举过程的过度干预,矫正了以往的制度性偏颇。  

  此次选举的资格审查,更加具体确立了资格认可与资格取消的操作标准:其一,本土激进派议员郑松泰被取消资格,表明任何有着反中乱港言行的参选者都不可能通过资格审查,必然在政治上出局,这就给反对派一个强烈的信号,即以往的选举漏洞已经完全堵上,蒙混过关在法律程序上不再可能;其二,“爱国者治港”确实不是“清一色”,此次通过资格审查的候选人除了主体部分的传统建制派之外,还包括一定的中间派代表和独立泛民代表,这表明忠诚中间派和忠诚反对派是新选制可包容的成分,非建制派应当信任新选制并在今后的各类选举中积极尝试参选,与新制度磨合出新的政治生态和平衡秩序。   

  这场以“爱国者治港”和香港建立良政善治为根本目标的民主实验,有着非常清晰的制度理性和行动逻辑,即坚决从制度上排除反中乱港势力对“一国两制”的误导和破坏,坚决维护和支持爱国爱港力量掌握香港管治权,坚决引导香港社会和各阶层通过选举和管治实现良性的高度自治,并与国家战略和体制之间进行建设性互动。 

  新选制是要解决香港社会深层次问题的,这些问题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忠诚性问题,即香港管治者队伍如何符合严格的“爱国者”标准,如何为中央所信任以及为香港社会所认同,这些更明确的政治标准及其具体化的问题,在此次选举制度变革中得到凸显;二是贤能性问题,即爱国建制派如何正确理解和承担新选制赋予他们的更多政治机会和更高政治要求,通过自我检讨、学习及实际的治理参与完成政治能力的结构性提升并真正持续稳定地赢得民意,成为“贤能爱国者”;三是发展性问题,即香港内部的社会民生的正义问题以及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转型发展问题,香港必须超脱原有的自满和过度西化的价值观与世界观,真正从“一国两制”及其新时代的战略和制度格局出发,而这需要选举文化和管治哲学的脱胎换骨式的改良。从选委会选举的全过程来看,对上述三类问题的聚焦和深化已有所体现,新选制的宏观制度理性和规范意图初步得到香港社会政治精英与民众的理解和认同。     

  总之,新选制下的首场选举已落下帷幕,选举制度的规范意图得到正确理解和实现,这是香港民主新实验取得成功的积极信号。选举委员会肩负香港基础性选举机构的宪制重任,他们的当选不是政治使命的结束,而是开始,他们需要负责任地提名和选举香港立法会议员及特首,从而塑造完整的特区自治权力架构。因此,新选委们的政治眼光、个人操守与集体理性仍需要在其具体履职过程中加以证明。“爱国者治港”没有终点,而是贯彻全部选举和管治过程的根本原则和评价标准。我们确信,在新选制的规范指引下,在新一届选举委员会的尽职承担下,香港后续的立法会选举和特首选举可以按照同样的民主标准和竞争理性而有序完成,一个良政善治的香港新秩序正在生成,“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制度基础与人心基础更加巩固。  

  作者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